?
当前位置:首页 > 振动板 > 来源:曾奇峰心理工作室(ID:zqfxl2013) 来源曾奇峰但忽然眼前一晃

来源:曾奇峰心理工作室(ID:zqfxl2013) 来源曾奇峰但忽然眼前一晃

2019-09-06 07:53 [城市建成区] 来源:贵人网

  万丽还想反驳,来源曾奇峰但忽然眼前一晃,来源曾奇峰又晃出接待中央首长那天,平书记听到她的名字时,眼光里透露出来的那种拒绝和寒意,万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,心灰意冷地说,没意思,一点意思也没有,我看穿了,也想穿了,没有意思,算了。康季平摇了摇头,说,万丽,你不行的,你做不到的,你如果可以平心静气地面对这一切,我就不会来找你,劝你调单位,但是万丽,我很了解你,我知道,你做不到的,你是要进步的人——万丽忽然冷笑了一声说,要进步?谁不想要进步?康季平说,你和别人不一样,这是你骨子里生命里的东西,是你与生俱来并且会一直伴随到老到死的东西,你是非常非常看重的,你不能没有进步,所以,万丽,你绝不能闷在办公室了,闷在这里看脸色,会把你的自信全看掉的,会把你的能力全看掉,你的生命的光彩都会没了的,你会未老先衰,你会——万丽的眼泪,再也控制不住,哗哗地淌下来。

万丽说,心理工作室你干什么,心理工作室今天是星期天,一大早跑来干什么?你有什么事情,不能打个电话吗?伊豆豆喝饱了水,才说,这么大的事情,打电话太不够重视了。伊豆豆看万丽要问什么,抢先摆了摆手,说,我问你,你是不是一直觉得陈佳要接赵军的班?万丽不知如何回答。伊豆豆说,如果陈佳真的接赵军的班,你会怎么样?万丽说,我不想和你谈这个。伊豆豆说,你这一阵,是不是一直在祈祷,宁可自己不当,也不愿意陈佳当,要活一起活,要死也一起死。万丽说,你说话老是这么刻薄干什么?伊豆豆说,万大小姐,我是关心你,不识好人心。好啦,不跟你兜圈子,再兜圈子你要跟我急了,万小姐,你如愿以偿了。万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急急问道,你说什么?什么意思?伊豆豆说,咦,我说了呀,你如愿以偿嘛,就是说,你和陈佳,谁也别妄想了,有第三者来当你们的正科长。万丽说,IDzqfxl2013你还是不肯告诉我。康季平说,IDzqfxl2013排座位的事情,我真的不知道,在我看来,这种雕虫小技,太可笑,不值一提,小儿科水平,你想想,要是领导重视你,想用你,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跟你套近乎,你以为是好事?要不呢,就是他没有水平,要不呢,就是你虚荣心太强,你可千万别把自己降低到那样的水平啊,问题的关键不在领导当面跟你笑还是跟你板脸。万丽却不能同意,她差一点说,可是从前平剑刚跟我一冷淡,计部长对我的态度就彻底变了,虽然她没有说出来,康季平也能够猜到,就替她说了,这是你们女同志的小心眼,女同志的虚荣心总是害得你们目光短浅,以为今天哪个有权有势的领导当着大家的面跟你热乎了一下,说了你几句好话,你就飞黄腾达了?万丽,你不会傻到这样想吧?

来源:曾奇峰心理工作室(ID:zqfxl2013)

万丽说,来源曾奇峰你就是这个命,来源曾奇峰从前是陪许大姐,还得贡献自己喜欢的豆绿色,现在又是金美人。伊豆豆说,万小姐,你要注意,你的嘴巴也越来越刻薄,这一点上,你不能向我学习。万丽说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伊豆豆说,我早就告诉你,我吃亏就吃在这张嘴上,不过,我早认命了,你不一样,你前途无量,就得管住自己的嘴。走到门口,伊豆豆又回头说,不过万小姐,你虽然过了这一难关,但那地方早晚不是你呆的地方,你想想,两个女人在一起,你就收拾不了场面,现在三个女人了,你还怎么过日子,一方面,受一个你瞧不上眼的余建芳领导,一方面,年轻漂亮的文研究生比着你,两头一夹,不把你夹死才怪。万丽说,心理工作室你说过,心理工作室我还是应该做我自己,我不想勉强自己。康季平终于平静了一点,声音也柔和了些,他盯着万丽看了一会儿,慢慢地说,也许是我错了,这些事情,我不应该包办代替,应该让你自己去打拼,自己去应付,正如你刚才说的,是你自己想要的,怪不得别人,我替你做了,你就会觉得是我在要求你,是我要你怎么怎么样,你就委屈的不得了。万丽也平静了许多,说,我理解,我都明白,只是,只是我好像觉得,我离省委的大秘太遥远。康季平说,我一开始就说了,没什么事,吃个饭见个面而已,也许是白吃白见,这样的事情多得是,那也不用懊悔。万丽说,我知道。万丽说,IDzqfxl2013你早知道也不给我送个行?她已经感觉出伊豆豆的情绪不好,IDzqfxl2013问道,伊豆豆,你怎么啦,有什么不高兴的事?伊豆豆说,没有。万丽说,我看名单上,有你们秦局的名字,你怎么不争取,老秦跟你,不是很搭得来吗,叫他让你去嘛。伊豆豆说,给你说准了,他倒是想让我的,可我不愿意。万丽说,为什么?伊豆豆说,要是别人让我,我毫不客气,但是老秦让我,我就偏不去,他求我我也不去。万丽说,你妖怪啊,老秦对你这么好,言听计从的,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伊豆豆说,你以为去一趟深圳就是福?你给我小心着点。万丽说,你什么意思?

来源:曾奇峰心理工作室(ID:zqfxl2013)

万丽说,来源曾奇峰你这个人,来源曾奇峰真做得出来,当初就这么一走了之,什么话也不说,什么事也不交代,叫我们一下子手足无措了。叶楚洲说,哪里手足无措,你不是处理得很好吗?万丽说,这才领教了你的大少爷脾气,从前听人家说你公子哥作风,我还不相信呢。叶楚洲说,我倒是希望你以后能多多领教呢。万丽心里一动,没有接他的口风,却继续说,走了也就走了,总可以告诉一点消息吧,居然是黄鹤一去无踪影,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做得出。叶楚洲说,你想我了吧?万丽说,后来才听说你到南方发大财挣大钱了。叶楚洲说,发大财挣大钱,谁说的?发财有什么用,你没听人说,穷得只剩下钱啦。万丽道,你就别发嗲撒娇了,钱永远都是好东西嘛。叶楚洲说,万丽,所以我要跟你好好谈一谈,可惜这次赶不上了,不过你等着,我会去找你的。万丽说,心理工作室你这话不对,心理工作室他不是有意给我难堪,他也是着急公司目前的状况。孙国海说,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他做了这么多年,连这点水平都没有?谁相信?万丽说,你不了解这个人,不要乱说,他——孙国海又打断她说,就算我不了解他这个人,我还不了解人这种东西?你想想,周洪发出事了,他肯定以为天下是自己的了,结果你来了,他能让你吃好果子,万丽,你不能这么天真,身边有这样的人,你要小心。万丽一听,又来了气,道,孙国海,为什么你身边的人,你处的朋友、同事,个个都是好人,个个都人格伟大、品格高尚,而我身边的人,到了你的嘴里,个个都是小人,坏人、恶人?

来源:曾奇峰心理工作室(ID:zqfxl2013)

万丽说,IDzqfxl2013你这张嘴,IDzqfxl2013越说越豁边了。伊豆豆说,我就不跟你说了,说出来不要把你吓晕过去。万丽说,我至于吗?伊豆豆探究地看了看她,说,至于的,至少现在还是至于的,今后嘛,你成长了,老江湖了,可能就不至于了。说着,伊豆豆又大笑起来,好了好了,不跟你说政治了,政治哪是你我玩的,你也别多想了,不说你了,说说我吧。万丽说,是呀,你不是要调办公室的吗?伊豆豆说,等你呀,等你休完产假,我再来,要不然,我进来了多孤独啊。万丽分辨不出伊豆豆是笑话还是真话,也只得跟着她打哈哈,那好啊,你等着我啊。

万丽说,来源曾奇峰你自己跟刘总说吧。一边说,来源曾奇峰一边把手机交给刘坤,刘坤接了,听了几句,放心了,脸色也好多了,道,国海你放心,万总的事,就是你的事,我心里有数。放了电话后,刘坤又恢复了开始的兴奋,一兴奋,便要找人灌酒,就不肯放过万丽了,说,万总,本来是国海的酒,现在他开溜了,你怎么说呢?万丽心里觉得有愧,只得硬着头皮说,好呀,孙国海的酒,我喝了。站起来就敬刘坤,刘坤本来好酒量,当然来者不拒,几杯一来,兴致更高了,说,早就听国海说,万总也是海量,一直以为国海吹牛呢,今天才知道,万总名不虚传啊。边说,边动手把自己的杯子和万丽的杯子都换成了大杯。万丽哭笑不得,心理工作室一时没了下文。一开始觉得自己准备得很充分了,心理工作室但没想到第一个回合就被孙国海打了回来,她闷住一口气,过了片刻,缓了缓神,又换了一个方向,说,但不管怎么说,人家章一程现在是副科长,你就得把他当科长,不能老是小章小章地叫。孙国海道,叫他小章还是给他面子呢,我就是不叫他,不理他,又怎么样。万丽说,那就是你没道理了。一看孙国海马上要说“我怎么没道理啦”这样的话了,万丽赶紧说在前面,你要弄明白,这是在机关,不是在别的什么随随便便的地方。孙国海说,机关怎么样呢,我就不叫他科长,能拿我怎么样?万丽说,不拿领导当领导,那你还想进步,还想提上去?孙国海道,领导?什么领导,才不在我眼里呢。不如我的领导,我就不把他当领导。

万丽愣了半天,IDzqfxl2013犹犹豫豫地说,IDzqfxl2013我,我其实还是想回南州工作,我喜欢南州——康季平朝她摆摆手,说,只是认识一下嘛,又不是为你的工作来的,再说了,你也别想得太天真,也不见得今天和大秘见了个面,明天人家就提拔你到省委当领导啊。万丽有点难为情,不由“哧”的一声笑了出来,心情放松了许多。康季平说,好,这才是万丽的真实面貌。他毫不隐晦地直勾勾地欣赏地看着万丽,又忍不住说,我们万丽,是沉得住气的,虽然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,但是有大风大浪和没大风大浪都一样,对别人来说,是要经过大风大浪的考验才能进步,对你来说,经过和不经过都一样进步。万丽分辨不出康季平是在挖苦她还是说的真话,不由问道,为什么?康季平说,万丽是有慧根的——还记得大三的时候,我们去普陀山,那位老方丈说的话吗?万丽说,我忘记了。康季平说,你可以忘记,我不会忘记。万丽愣了一愣,来源曾奇峰说,来源曾奇峰是吗,那太好了,老关在办公室,闷也闷死了。陈佳说,计部长跟我说,想不到平书记都这么关心我,部里就更要重视我了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决定带我去了。万丽没想到陈佳会这么说话,愣了半天硬是一句话也对不上去。陈佳不是个浅薄的人,但是她说这样的话,分明有向万丽炫耀的意思,而且还专拣了万丽的软档顶过来,万丽又气又疑惑不解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军,想看看赵军是不是对陈佳的变化也有所感觉,可是从赵军那里什么也看不出来,赵军已经换了个话题,说,陈佳,冬至夜过得开心吧。陈佳的情绪立刻就低落了,说,是分手饭,有什么好开心的。

万丽立刻给董部长打电话,心理工作室说,心理工作室董部长,我是万丽,南州的万丽,您肯定不记得我了,当年我在省委党校学习,您到我们班来上课——董部长哈哈地笑起来,说,我怎么不记得你,万丽,不就是小万吗?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小万。你来看我?那太好啦。他告诉万丽,自己正在参加省里的一个会议,请万丽直接到宾馆看他。万丽脸一红,IDzqfxl2013赶紧站起来,IDzqfxl2013说,周书记。周书记说,很年轻嘛。万丽不好意思地道,也不年轻了。周书记说,小万你不年轻?那我们这些人,坐在这里不是该脸红了?大家都笑了,黄校长坐在主席台的最边上,勾过头来和周书记说话,台下听不见,但万丽的感觉好像也是在说她,因为黄校长的话一说完,周书记又看着万丽笑,说,好,好,好——第三个好字还没有落音,聂小妹已经走到了主席台下,恭恭敬敬地从下面递上一本很旧的书到周书记面前,周书记倒是想接的,但因为主席台高了一点,够不着,聂小妹就赶紧从右侧的楼梯跑上主席台,站到周书记面前,说,周书记,这是您的着作。

(责任编辑:剑归)

推荐文章